但这也不是没有希望,一切还在看监管态度和市场自身的演化。比如去年一批国资接盘了民企上市公司,这里就酝酿着资产注入和重组的可能和希望,而这一块模式迟早就会出现,只不过现在还没有看到进一步的推进。至于是不是会有其他的模式出现,还要观察。

目前,改革红利不再是人口红利和技术红利,而是制度红利。大湾区内存有三种制度,如果能发挥所长,创设一种集合三地制度的大湾区制度,有效吸纳各自所长,就会释放出制度红利。